时尚生活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育 > 正文

初二班会写幸福瞬间 有张纸条写着“无”

  “幸福了吗”的话题,从去年开始就大规模追问。

  前天下午,杭州清泰实验学校八年级四班(相当于初二)开了一场亲子班会。班会的主题——有你才幸福。

  相较成人的幸福感,会因为社会环境、物质、地位等因素变得复杂甚至奢侈,孩子们眼中的幸福则单纯很多。但,他们也有升学的压力,还会有青春期的叛逆。

  班会上有一个小环节,让同学们写下自己的幸福瞬间,有孩子洋洋洒洒写了十多条,却有一张纸条上,写着一个“无”字。

  或许,这堂“幸福提醒”课,也值得我们大家都上一上。

  “妈妈会做吃不胖的红烧肉”

  “和爸爸赛跑,他故意比我慢”

  班主任舒丹老师说,她是想通过这个班会,让学生和家长[微博],共同感知幸福。

  她让学生把家庭合影带到课堂上,还设计亲子游戏“紧紧握住你的手”,甚至情景模拟——假如地震让亲人分离,提前偷偷录下父母留给孩子的话。这一系列情感铺垫后,才进入记录“幸福瞬间”的高潮:

  “妈妈做的红烧肉很好吃,而且我吃了不胖。”

  “和爸爸赛跑,他故意跑得比我慢。”

  “去年六一,父亲带我绕了西湖一圈,在一个街头艺人那里为我点了一首《童年》。”

  “母亲会把最后一块饼干留给我。”

  “当父母训斥我一顿后,会笑着加一句‘对不起,又骂你了,别介意啊。’”

  这些温暖的“幸福瞬间”,让围观班会的家长感叹:“原来孩子的幸福如此简单,不是我带他吃大餐、买礼物,只要有我陪伴。”

  家长代表“宇新妈妈”也忍不住动笔,写下:“当我说‘过来,让我亲一口’,你不拒绝,让我觉得你还像小时候那样信任我,喜欢我。”

  还有一位爸爸,以前教育孩子的方式很暴力,班会上,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为自己的火爆脾气向女儿道歉。女儿当场泪崩,却觉得无比幸福。

  他们写下满墙的幸福

  有一位同学交了“白卷”

  班会课结束之后,同学们把他们的幸福瞬间贴得满墙都是。有一张白卷无声地挤在中间。

  班主任舒丹更愿意用青春期的叛逆来解释这位同学的“另类”。班上学生正值初二,十五、六岁的年纪,刚好撞上青春叛逆期。

  昨天记者联系上这位同学,再拾幸福话题。私下里,他终于道出了自己的幸福瞬间:“我做自己的事情,父母看着,但不发表意见”。这样的“幸福定义”,能听出明显的倔强。显然,是父母“管太多”,让他觉得“不幸福”。

  这里,我们不提他的名字,暂且称他为“可乐同学”。

  “可乐”有一米八的个头,在舒老师眼中,本是个开朗又带点孩子气的大男孩,“但进入初二后,就觉得有些冷漠,成绩也有退步。”

  父母眼中的“可乐”也变了。爸爸是个运动健将,常带着“可乐”骑单车,曾一路从杭州骑到厦门,但现在,父子关系没那么亲密了,“孩子不听话呀”是他最焦虑的问题。

  这其中的情感落差,舒老师在日常工作中体会很深。一方面孩子们觉得家长给予的压力过大,尤其是进入高年级后,家长只看重学习,彼此交流的话题也总围绕学习,而忽视了学生其他方面的情感需求。另一方面,家长们也反映青春期孩子的叛逆比较明显,以前乖巧的孩子不听话了,不好沟通了,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沟通了。

  感知,并付诸于行动

  找回幸福也不难

  记者昨天打开舒老师的QQ空间,看见她更新了日志,其中有一段话这样写:“我相信这个同学写‘无’并不是他周围没有幸福瞬间,还是一个感知的问题。我认同他此刻的感受,我更加希望他能通过一些行为上的改善,打开心灵的那扇窗户,迎接原本就围绕在身边的简单的幸福。”

  舒老师说,爱是一种本能,特别是亲情之爱,“也许父母对亲情的本能角色进入得很快,但是孩子是需要引导的,特别在青春期。所以我希望孩子们能够去感知,然后珍惜,并付诸于行动。”

  她还在空间里贴了家长代表宇新妈妈的发言:

  “孩子,你也要知道,我们为你做的一切,如果让你开心,你不必感谢。你考了好成绩,做了家务,看到我们开心的样子你也会开心,你肯定也不是为了得到我们对你的感谢而做的。我们彼此用信任和爱,做着自己愿意做的事,让这个家充满着快乐,这便是我们希望的最好的回报了。”

  “孩子,你更要知道,除了家人,别人没有义务对你好,你要自己学会坚强。如果有人对你好,那是对你的信任和认可,你一定要感恩。如果你对别人好,但是别人不领情,请不要怨恨,也许他只是误解了你。”

  舒老师很认同宇新妈妈的总结:幸福,就是爱和责任,以及利他主义。“帮助别人,你也会觉得幸福。”

  所以又给同学们布置了班会“课后作业”——“我的责任卡”,让大家写下打算坚持为家庭做的事。

  昨天,有同学发现,“可乐同学”的卡片上填上了一些字,认认真真地写着:每天尽量把父母做的饭菜吃完。

  舒老师欣慰地想,改变,或许已经开始了。